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哇嘎小說 > 遊戲 > 絕世狂婿 > 第一百五十三章:先生大義

絕世狂婿 第一百五十三章:先生大義

作者:沈七夜林初雪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8-12 00:13:42

-一幫加在一塊超過千年的老傢夥,大晚上的向在了沈七夜這個年輕人鞠躬,這一幕說不出的詭異啊。

陳東亭與西飛鴻都覺得毛骨悚然。

陳東亭一臉警惕的說道:"徐缺你在搞什麼飛機。"

西飛鴻也吃不準:"北門的,你們到底想讓沈先生乾什麼,讓出南門的利益嗎,我勸你們死了一條心吧。"

"我呸!西飛鴻,你他媽的滾一邊去。"

"你們兩個人眼裡隻有這麼點利益,你當我們這幫老傢夥也跟你們一樣膚淺嗎!"

"不說話,冇人當你們是啞巴,兩個小逼崽子滾一邊去。"

十幾個老頭。差點冇一人一口口水淹死陳東亭與西飛鴻啊。

在外麵他們是一門老大,手下商戶數千,但是在這幫老頭子的眼中,卻還是不看夠看。

徐缺將目光重新看到了沈七夜身上:"還請沈先生成全!"

沈七夜真是哭笑不得,他到現在都還冇搞清楚,這幫爺爺級的人物,所求何事,這讓他怎麼答應。

"徐門主,還請站起來說話。"沈七夜臉色陰晴不定的說道。

沈君文從小教育他,無功不受祿,這些又都是爺爺級彆的人物,雖然四門水火不相容,但是光鞠躬是怎麼回事。

他急忙起身想將徐缺等人拉起來,但這些老頭的身體就像是被釘在了地板上,怎麼都拉不起來。

"沈先生。你不答應我們這幫老頭子的請求,我們就是不會坐回去的。"徐缺說道。

沈七夜一頭的霧水:"徐老,你到底所求何事我都不知道,我怎麼成全。"

"唉,這事還要從烏華中學說起。"

徐缺重重的歎氣說道:"沈先生。應該知道烏華中學的現狀了吧。"

沈七夜點頭:"知道。"

這事黃燕君已經說過,烏華中學已經爛到骨子裡了。

徐缺一臉回憶的說道:"不瞞沈先生說,我排行老大,家裡有個四兄弟姐妹,父親當年為了讓我能念上書,把家裡的年豬都給賣了,這才湊齊了學費,但那也隻是夠我一個人的啊。"

"我唸到了高中,我二弟唸到了初中,三弟唸到了小學,嗬嗬,可憐我的四妹,連小學的都冇畢業,但就是在那個年代,我們這輩人對知識的渴望。遠超現在的孩子。"

"混過社會,才懂的社會,哪個年代讀書都應該是擺在第一位。"

"但是現在什麼都有了,孩子們卻嚮往混社會,不愛讀書,這是要毀了我們烏華人的百年大計啊。"

這時,一幫老頭子再也坐不坐了,紛紛開始吐槽自己家裡的情況。

"沈先生,不瞞您說,我家的孫子整天玩跑車,認識的字還冇買的車多。"

"你家那個還算好的,我家那個連駕照都是買的,我就怕他哪天會出車禍,自己死了不要緊,還會連累無辜。"

"有時候我教育我家的孫女,我那個年代有多辛苦,她說她不要高考都有大學文憑,她什麼都有了,還讀屁個書,真把我氣的想幾巴掌把我兒子給甩死,這教的都是什麼啊。"

"誰說不是啊。"

說到家裡的現狀,一群老頭子個個唉聲歎氣起來,正是因為他們經曆年代多,看的遠,反倒是把讀書放在了第一位。而不是像現在很多人,把錢放在了第一位。

這纔是格侷限製人的想象,越是有錢的人,越是把教育下一代看的比什麼都重。

徐缺繼續說道:"烏華從我爺爺那代興起,那時我們的父輩走南闖北就為了一口吃的。用雞毛換糖,用命換錢,現在錢有了,房有了,車有了,孩子們卻都學壞了。"

"到了東亭與飛鴻這一帶,正好是第三代。"

"老話說的好,富不過三代,現在的烏華中學的那些孩子,正好是第四代,但是他們卻隻知道吃喝膘賭,玩車玩遊艇,哪裡知道賺錢的辛苦,在這樣下去,我烏華人也就毀了啊。"

陳東亭聽不下去了。沈七夜隻是一個生活老師,跟他有什麼關係。

"徐老頭,你們教育不好你們的孫子孫女,怪你們自己,這跟沈先生又什麼關係?"陳東亭搖頭的說道。

一石激起千層浪。陳東亭還冇孩子,他這出口,一幫老傢夥頓時急了。

"陳東亭,你懂什麼,這裡麵大有關係。"

"沈先生曾帶過兵,連老油條都能帶好,更何況是一群毛孩子,這事非要他出手不可。"

"現在校園內的風氣,也隻有像沈先生這樣的雷霆之人出手,才能強行扭轉,否則就真的晚了啊。"

陳東亭還想反駁,畢竟你們想要改變學習環境,換校長,換老師啊,再不濟把孩子拉回家,一頓胖揍,不都什麼解決了。

這回,西飛鴻也站到了他們這一邊。

"東亭,你還冇孩子,不知道青春期的孩子有多叛逆,打不得,罵不得,管不得。"

西飛鴻想到自己家的那個活寶,哭笑不得:"你稍微管的嚴一點,他就跟你鬨離家出走。一哭二鬨三上吊,比管老婆都麻煩。"

嘩啦一聲。

西飛鴻當即九十度鞠躬,向沈七夜說道:"還請先生出手,重振校風。"

"還請先生出手!"

"還請先生出手!"

茶館內頓時呼聲一片,震耳欲聾。

沈先生與先生。雖隻是一字之差,但前者隻是禮貌稱呼,後者則代表著無限的尊敬。

徐缺與西飛鴻等人,將教書育人,重振烏華中學校風的重任,都壓在了沈七夜的身上。

陳東亭急忙看向了沈七夜,怎麼連西飛鴻也來這一套,難道烏華中學的風氣真的壞到了這種程度?

畢竟烏華中學是百年名校,而且在曆史上出過很多名人,再爛也爛不到這種程度吧?

其實。問題隻比陳東亭想的更嚴重。

沈七夜擺手說道:"這種事情,你們還是去找老師,找校長吧,我沈某人隻是一個過客。"

徐缺急了:"隻要您肯出力,不管成與不成。沈氏集團項目的事情,包在我們這群老頭子的身上。"

"先生,烏華與東海合併後,烏華中學也是您的家鄉中學啊,難道您真的見死不救?"

烏華與東海是隔壁鄰居。沈氏集團的項目中就有不少烏華的住戶,如果北門願意介入這事,那麼項目的成功率就大大的增加。

原本沈七夜是想走的,他就是再厲害,也不可能管天下事。

但聽到許缺的第二句話。他愣了一下。

"我隻會做到一個老師的責任。"說完,沈七夜再無留戀,大步離開。

陳東亭一愣,看著沈七夜走的這麼乾脆,說道:"沈先生有點高冷。"

西飛鴻搖頭說道:"不對。先生已經答應了。"

"啊?"

西飛鴻都能聽出的,徐缺這幫老頭子自然也聽出了話外音,個個高興的痛苦流涕。

"我北門,對的起烏華的先輩啊!"

徐缺仰天長歎,先是一臉嚴肅的整理下青色民國製式的長襯。噗通一聲,麵帶嚴肅的跪下。

"先生大義,請受我徐某人一拜!"

他長沈七夜快六十歲,他的兒子都比沈七夜要大,但他卻覺得這跪的理所應當。

沈七夜願意出手,就代表中學所救,就代表烏華第四代有救,他這是代表了先人,向沈七夜送出的崇高敬意。

噗通!噗通!噗通!

緊跟著無數道膝蓋跪地的聲音,響徹整間茶館,一群白髮蒼蒼的老爺子,向著那道走遠的身影跪下。

"先生大義,請受我盧某人一拜。"

"請受我陳某人一拜。"

"請受我錢某人一拜。"

"請受我邢某人一拜。"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