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哇嘎小說 > 遊戲 > 曆代王朝更迭 > 第23章鴻門宴

曆代王朝更迭 第23章鴻門宴

作者:湯加鹽大伯伯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4-20 22:17:28

-

[]

在仔細交代一番之後,項伯連夜又趕回鴻門來見項羽,把劉邦跟他講的那些話又向項羽學了一遍,然後又說:“要不是劉邦先破關中,你能就這麼長驅直入嗎?劉邦那是立下大功的。你現在要殺他,太不仗義了。你彆聽彆人胡出主意,反倒應該善待劉邦,免得大家寒心。”

項羽這人有許多致命的弱點,其中一個就是耳根子軟。之前他還怒不可遏要殺劉邦,現在聽叔叔這麼一說,項羽又改主意了,決定不殺劉邦。

為了活命,劉邦自然是用儘了討好姿態,先是敬酒,越說越熱絡,把項伯說得不知所以然,甚至把自己閨女許給了項伯的兒子。這樣一來,兩人成了親家,劉邦就開始轉入正題,再三解釋說自己冇有二心,懇請項伯在項羽麵前說情。

都成了親家了,項伯哪能看著劉邦死?當即拍著胸脯答應幫劉邦說情,並叮囑劉邦:“我一會回去就跟項羽說。你明天一早就到鴻門請罪。你可一定要聽我的,一定要來。這樣我才能保住你。”

仔細交代一番之後,項伯連夜又趕回鴻門來見項羽,把劉邦跟他講的那些話又向項羽學了一遍,然後又說:“要不是劉邦先破關中,你能就這麼長驅直入嗎?劉邦那是立下大功的。你現在要殺他,太不仗義了。你彆聽彆人胡出主意,反倒應該善待劉邦,免得大家寒心。”

項羽這人有許多致命的弱點,其中一個就是耳根子軟。之前他還怒不可遏要殺劉邦,現在聽叔叔這麼一說,項羽又改主意了,決定不殺劉邦。

項羽這人有許多致命的弱點,其中一個就是耳根子軟。之前他還怒不可遏要殺劉邦,現在聽叔叔這麼一說,項羽又改主意了,決定不殺劉邦了。

可以說,他的這個決定是他這一生以來最後悔的決定。

第二天一大早,天剛矇矇亮,範增起得特彆早,正準備跟項羽出征,卻聽說項羽又不打了,氣得麵色鐵青。後來他聽說劉邦一會要來賠罪,心想:正好在這裡殺了他,省了一場大戰。

不久,劉邦即帶著張良、樊噲,在百餘人的護衛下來到鴻門求見項羽。劉邦一見項羽,當即拜倒說:“將軍!我跟將軍合力攻秦,將軍在河北,我在河南。冇想到,我僥倖先一步入關,得以在這裡見到您。現在聽說有小人陷害我,說了我的壞話,讓將軍和我之間產生了誤會。我對您是絕無二心啊。我今天特地來見將軍,希望您能信任我,千萬彆聽謠言。”

項羽被劉邦說得老臉一紅,立馬就把曹無傷賣了:“誰說不是呢?都是你的左司馬曹無傷對我胡言亂語,要不我哪能懷疑你呢?”就因為項羽泄密,後來劉邦回到灞上,立即就把曹無傷殺了。

永遠都是大佬針鋒相對,小弟吃苦受累。

項、劉二人冰釋前嫌之後,一來兩人多日未見,二來項羽也想安撫劉邦,於是挽留劉邦喝酒。一聲令下,鴻門大帳裡擺下幾張桌子,項羽、項伯、範增、劉邦四人分賓主落座,張良作陪。侍者川流不息,頃刻間擺滿酒菜。

坐在一邊的範增哪有心思喝酒,衝著項羽連連使眼色,示意項羽趕緊動手。見項羽不搭理,他又再三把自己佩戴的玉玦舉起來在項羽眼前晃,提醒項羽儘快決斷,不要猶豫。

範增的小動作,項羽看得真真的。範增是什麼意思,他也一清二楚。可是項羽不吭聲,裝冇看見。因為項羽愛麵子。這就是項羽性格中的另一大弱點。如果劉邦今天冇來見項羽,範增背後再說上二三,項羽肯定發兵。可是劉邦來求饒服軟,這種情況下再殺劉邦,各路諸侯怎麼看他?天下百姓怎麼看他?

範增看項羽指望不上,趕緊出來找項羽的堂弟項莊幫忙。項莊按照範增指示走進帳來,裝作為眾人助酒興,提出舞劍。項羽知道項莊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他自己不好意思下手,樂得彆人來背這個黑鍋,立即表示同意。

項莊拔出寶劍,閃轉騰挪地舞動開來,一邊出招,一邊往劉邦身前湊,準備下手。項伯在旁邊坐著,發現不對,暗叫一聲:不好!我昨晚讓劉季今天來請罪,保證說準冇事。項莊要是殺了劉季,我的臉往哪擱?想到這,項伯拔劍而起,用自己的身體護住劉邦,跟項莊對舞。項莊哪敢連叔叔一起砍,隻好兜著圈子尋找機會。

眼見著項莊不殺劉邦誓不罷休,張良急忙出去找樊噲。樊噲聽說沛公有危險,按劍持盾,硬生生撞倒守衛,闖入大帳,睜著兩隻豹眼惡狠狠地瞪著項羽。項莊看見突然闖進來一條惡漢,嚇得趕緊收劍。項羽也嚇了一跳。項羽本來是跪坐在那喝酒看戲,樊噲這一闖進來,嚇得他手握劍柄,挺身問張良:“這位是誰?”

張良頭一次見項羽受驚,心裡偷著樂,嘴上冇忘了回答:“將軍,這是沛公的侍衛,名叫樊噲。”

聽了張良的介紹,項羽稍微放下心來,不無惺惺相惜之意地讚歎道:“真是一位壯士!來人呀,賜這位壯士一鬥酒!”樊噲也不推辭,接過酒來一飲而儘。

項羽就喜歡這樣的,連忙吩咐:“再給壯士來個肘子!”侍者立即給樊噲端上來一個大塊生豬肘。樊噲冇含糊,接過肘子,以盾牌為砧板,以佩劍為刀,邊切邊吃,吃得不亦樂乎。

項羽連連讚歎:“真是條好漢!壯士,還能再飲一鬥嗎?”

樊噲抹了抹嘴,滿不在乎:“我死都不怕,還能怕喝酒?不過,喝酒之前,我有幾句話,不說出來心裡不痛快!想那秦王胡亥,心如虎狼。他殺人無數,就怕殺不絕,給人用刑,就怕不夠狠。就因為這個,天下人纔起來反抗。當初起兵的時候,懷王跟大家約定‘先破秦入鹹陽的人為關中王’。如今我家沛公先到了鹹陽,分文都不敢動,封閉宮室,駐軍灞上,就為等將軍您來接收。之所以派人守函穀關,那也是為了防備流寇啊!沛公如此勞苦功高,您不僅冇給封賞,還要誅殺我們這些功臣,這不是走秦朝的老路自取滅亡嗎?我認為項將軍您不應該這麼做。”

項羽的臉皮薄,被樊噲這樣搶白,還真覺得自己對不住劉邦,臊得無言以對。好幾個人就這麼坐著,大眼瞪小眼,氣氛很尷尬。劉邦趕緊趁這個機會裝內急:“將軍,不好意思,我方便方便,去去就來。樊噲,來扶我出去。”說著,劉邦在樊噲的護送下直奔茅房而去。人有三急,也不能攔著,項羽就坐在那等。等了半天,劉邦冇回來。項羽一皺眉:“怎麼這麼久?陳平,張良,你倆去找找,酒還冇喝完呢。”

劉邦為什麼冇回來?他哪敢回來。這鴻門宴就是個火坑,哪能回去送死?劉邦有心直接跑回灞上,可是不跟項羽告辭又怕項羽發怒;去告辭,又怕肉包子打狗,一去不能回。正猶豫呢,樊噲說了:“您猶豫什麼呀?現在都什麼時候了,他們就是刀子和砧板,我們就是魚肉,跑還怕來不及呢,告什麼辭啊!先走為上啊!”

劉邦把之前就準備送給項羽的一對白璧和準備送給範增的一對玉鬥轉交給張良,讓張良代為送禮,並且一再叮囑:“子房,你先不忙進去啊,我抄小路回去,不過二十裡地。你估計著我到了軍營,再回去見項羽!”說完,劉邦也顧不上那一百來個隨從了,棄車騎馬,在樊噲、夏侯嬰、靳強、紀信四個人的護送下順著小路回到了灞上。

逃脫危難的劉邦一回去就馬不停蹄地誅殺了叛徒曹無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